睡醒了。

我真的绝对一定的确要说一声:“我真的心疼小鸽子!从头到尾!我就没见过这么让人心疼的小宝贝了……”
(艾艾也心疼啊,可是我心疼陶鸽不行吗?!)
他这一生就是迷醉的。刚开始迷离,后来迷魅,最后迷糜。一朵花没有帮助,是移不了根的,他从没有得到善意,于是拼了命得榨干自己,汲取养分,贪恋旁人哪怕硫酸一样一星半点的善。他已经争过了,疯了,就好了。

(我真的每次看评论就真的无敌气,我不觉得他有病,他已经完成了自我救赎了。)

只是命而已。
没人能永远善良。
毕竟
也没人关心他啊,
只有一群道德绑架犯。

评论(2)

热度(5)